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三百一十七章替身傀儡

作者: 三七開  分類: 武俠仙俠  更新時間:  直達底部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togffo.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jiezhong.org
    竇天風念頭浮起,就停不下來了。這時,陳孤鴻張張手臂,活動了一下筋骨,對著絕天明月笑道:“家主走啦,為了表示感謝,我請你們吃一頓熊肉。”

    那本體熊妖,陳孤鴻還沒吃呢。上一次吃了那頭鷹妖,妖力與肉體都有穩固的提升,口感也不錯。

    陳孤鴻十分惦念著。

    “熊飛國的皇太子,上古巨熊嗎?”絕天明王眨了眨眼睛,有點好奇。她天生尊貴,卻是什么都吃過。

    稍后修改。

    人道是神仙靈驗,普度眾生。

    卻不知神仙也煩惱,你等凡間眾生。你要求高官厚祿,你要求富貴通達,你他娘還要做皇帝。

    究竟是誰來當老百姓呢?

    是以眾神仙面對百姓焚香禱告,祈求福祿壽種種,便只能兩耳不聞窗外事,各歸原位,誰也不保佑。

    人間不知神仙愁,依舊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正月十八,天運國,梁州,杭山府,城陽縣內。

    傳聞這正月十八,乃是神道壽星公誕辰。善男信女紛紛出行,祈求增我壽元,人人長命百歲,人人無病無災。

    行人太多,道上擁擠。生意太好,賣香火的老板笑開了花兒,數錢數到手抽筋。

    人人都以為拜了神仙,平添了幾年壽命,也都笑開懷。

    這城陽城內沒有人不高興,沒有人不開懷。

    “這要是神仙真靈驗,生病了何必看大夫?這死了何必要下葬呢?拜拜神仙病難全消,拜拜神仙起死回生。這人間哪里還會有煩惱根。憂愁心?”

    大街上立著個青年,青年身形修長,卻不顯得消瘦,長的英俊卻不耀眼,身上穿著青色儒衫,瞅著文質彬彬。

    臉上似笑非笑。有一種游戲灑脫。

    青年姓陳名孤鴻,字子漁,本地人士。父母雙亡,目前跟著姐姐,姐夫生活。這次出門乃是奉了家姐的命令,去拜壽星公。

    天運國內,科舉盛行。講究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。

    書中自有黃金屋,書中自有顏如玉。

    陳孤鴻也是少年童生,五歲讀書,十三歲參加童子試。今天二十歲了。卻屢試不中,沒能考中那秀才,成為秀才相公,目前還是個童生。

    不過陳孤鴻這樣的在整個城陽縣城內還有不少。因此陳孤鴻不怎么顯眼。

    當然,陳孤鴻也有自己的小秘密。他是個穿越人士。

    前世的他是個待業青年,成天焦慮不安,找工作,找對象。為了那錦繡前程奔波。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游玩過,不知道多少年沒有開懷過。

    漸漸的迷失了本性,成了為社會而活著的社會青年。

    “雖然這個世界有些荒誕滑稽,但是與我前世的生活相比,已經算是天堂了。”伸伸懶腰,陳孤鴻抱著游戲的心態,買了香拜了壽星公,然后一步三搖晃,晃晃悠悠的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家住陳曲巷,宅院不大,普通而已,左右鄰居也都是平頭百姓。

    左近有兒童戲鬧,見了陳孤鴻卻小大人似的拱手作揖。沒法,雖然是個童生,但是陳孤鴻社會地位還是挺高。

    沖著那幾個小娃娃點點頭,陳孤鴻邁步進入了家中。

    姐姐叫陳秀秀,家庭主婦。

    姐夫叫王正當,是個糧鋪小老板。

    陳孤鴻回來的時候,陳秀秀正準備出門去買一些醬油回來燒飯,見了弟弟,露出笑顏道:“小弟,壽星公廟前可好玩?”

    因為父母雙亡,陳秀秀對這個獨苗弟弟十分寵愛。這一次托詞是讓弟弟去拜見壽星公,其實是讓弟弟出門去玩兒。還私下里給了五十個銅板,讓弟弟買吃的。

    “人人都很高興,我也很高興。”陳孤鴻心里邊是知道姐姐對他關懷的,也露出笑容,樂呵呵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開心就好。”陳秀秀笑容更足了,然后交代道:“姐姐去買醬油去了,你自己呆著。要是肚子餓了,廚房還有一些糕點在。”

    “嗯哪。”

    陳孤鴻笑瞇瞇道。

    “有個賢惠的姐姐真好。”看著陳秀秀離開的背影,陳孤鴻心里邊充滿了暖暖的感覺。

    駐足了片刻之后,陳孤鴻轉身去了自己的房間。房間分兩個部分,內是臥房,外是小書房,小書房內擺滿了各種書卷,文房四寶一樣不少。

    看著這些擺設,陳孤鴻臉上露出了憂愁。

    “我讀書多年了,功名不立,成天吃白食。雖然姐姐姐夫沒說什么,但心下也是難安。不如找姐夫商量一下,弄一些正緊的營生吧。”

    陳孤鴻有這個想法已經很久了,只是怕姐姐傷感,沒敢提出來。但是時至今日,他覺得也是時候了。

    下了決心,陳孤鴻便等待著姐姐,姐夫回來。

    沒多久,陳秀秀回來了。陳秀秀回來后燒好了飯菜,招呼了陳孤鴻一聲坐下等待,等丈夫王正當回來。

    等了大概一盞茶功夫,王正當回來了。

    卻嚇了陳秀秀,陳孤鴻一跳。

    只見王正當哭喪著臉,仿佛死了爹娘一般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了?”陳秀秀連忙上去,關切道。陳孤鴻也后腳湊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今年的徭役沒辦成。”王正當苦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徭役沒辦成?”陳秀秀瞪大了眼睛,雪白的牙齒,差點咬碎了。和氣的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。

    陳孤鴻心中也是一緊。

    這是類似古代的社會,人是要交稅收,要進行徭役的。

    所謂徭役就是征召活動,譬如修筑城墻,譬如大軍調動,民眾負責運送糧食。像中國古代秦始皇修筑長城,召javas日pt:集民眾,就是徭役的一種。

    在古代的環境下,長途跋涉,遠走萬里。客死異鄉不在少數,所以每年徭役,必定淚滿天。

    在整個天運國只有達官顯貴,還有功名在身的讀書人才能免除徭役。

    而王正當是個小商人,家里邊比較寬裕,每年都能使點銀兩,打點關系讓自己與陳孤鴻可以在附近執行徭役,或者干脆免于徭役。

    雖然破財,但也消災安樂。

    “年年都成了,為什么今年沒成?”陳孤鴻比較冷靜,問道。。未完待續。手機用戶請訪問最新章節百度搜百度一下“書劍仙杰眾文學”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。

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togffo.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jiezhong.org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